张严锋律师关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在货至目的港无人提货的情形下,集装箱超期使用费如何承担

1.17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在货至目的港无人提货的情形下,涉案货物发生物权转移,但未通知承运人或有证据证据承运人知情,转让前的收货人仍为涉案货物运输合同项下的收货人目的港无人提取货物的责任主体。((2015)广海法初字第345号)

1.17.1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在货至目的港无人提货的情形下,集装箱超期使用费的合理金额应根据集装箱被占用期间给集装箱提供者造成的损失进行判断,集装箱提供者在集装箱被长期占用的情况下,可以通过重置新箱的方式避免损失扩大,集装箱超期使用所造成的实际损失累计上限不应超过市场上同期同等规格的新集装箱重置价格。

事实如下:

2013年12月12日,鸿运公司向境外的DSLWOODOY公司购买一批木材并签署了销售合同,该合同显示该批木材总值10275.48美元,约定由原告的“ZIMSAOPAOLO”轮来承运,装船日期是2014年2月17日,起运港为乌克兰的敖德萨,目的港为深圳大铲湾。2014年2月17日,涉案货物装箱由原告在上述起运港负责承运。为此,原告签发了编号为ZIMUOSS153522的提单。该提单记载托运人为DSLWOODOY,收货人为凭被告指示,货物为45446公斤的桦木板,装载于编号为TCNU5354260及TEMU6749331号的2个40英尺的普通集装箱内,装货港为乌克兰的敖德萨,目的港为深圳大铲湾,运费预付,承运船舶和航次为“ZIMSAOPAOLO”轮34E航次。集装箱免租期为12天。上述提单正本现有原告持有,在提单背面加盖有被告的公章。

2014年3月2日,被告与鸿运公司签订一份物权转让书,该物权转让书记载:被告经原告船公司于1月9日运载的,船名为“ZIMSAOPAOLO”,航次34E,卸货地大铲湾码头,提单号为ZIMUOSS153522,货名为垂枝桦木板材,件数6448件,重量7790千克,柜量为2个40尺。经被告同意将上述货物全权装让给鸿运公司,即日起生效,由此产生的一切责任风险与费用均由被告独立承担。

3月24日,涉案货物运至深圳大铲湾。4月8日,鸿运公司与顺源达公司签订委托报关协议,委托顺源达公司办理涉案货物进口报关手续。4月11日,顺源达公司就涉案货物填写海关进口货物报关单,向大铲湾海关办理涉案货物的进口报关手续,进口报关单记载鸿运公司为“经营单位”。同日,大铲湾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就涉案货物出具了入境货物通关单,该通关单记载收货人为鸿运公司,发货人为DSLWOODOY公司,涉案集装箱规格及数量为2个海运40尺的普通集装箱,申报的涉案木材总值为10275.48美元。4月12日,大铲湾海关就涉案货物向鸿运公司的报关代理顺源达公司出具进口增值税专用缴款书。此外,涉案货物办理进出口报关时,想大铲湾海关提交的有关销售合同、发票、装箱单均记载涉案货物的买方为鸿运公司。此后,涉案货物连同载货集装箱一直堆存于深圳大铲湾港口。

2015年1月17日,原告在中国的业务代办以星综合航运(中国)有限公司委托深圳市安城通集装箱服务有限公司将编号为TCNU5354260和TEMU6749331的两个涉案集装箱及箱内货物从大铲湾港口提走。2015年2月2日,深圳大铲湾现代港口发展有限公司向原告出具证明,证明上述事实。

经核查,原告航运网站上公布的“中国大陆进口免箱期及收费标准”为40英尺普通集装箱超期使用费,第1天至第7天免费,第8天至第21天为每天人民币202元,第22天后为每天人民币328元。原告根据提单中约定集装箱免租期是12天,主张从2014年3月24日至2014年4月4日共12天免费,2014年4月5日至2014年4月13日共9天按每天人民币202元的费率计算2个集装箱的费用为人民币3636元,2014年4月14日至2015年1月17日共279天按每天人民币328元的费率计算2个集装箱的费用为人民币183024元,共计超期使用费人民币186660元。目前,1个40英尺的普通集装箱的市场价格约为30000元。

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被告是否为涉案运输合同项下的收货人,是否应该承担目的港无人提取货物的责任。原告签发的提单中记载收货人为凭指示,通知人为被告。在本院调取自大铲湾海关的关于涉案货物进口报关材料中的物权转让书记载,被告已将涉案货物的物权转让给鸿运公司。但原告否认曾收到该物权转让书,也没有其他证据或事实可以证明该物权转让书已送达至原告或原告对该物权转让书记载的内容是知情的,故仅凭该物权转让书,不足以证明被告已通知原告涉案货物的收货人为鸿运公司。同时,在原告收回的涉案提单背面有被告的背书,且涉案货物的提货单上的收货人/通知人一栏,记载亦为被告。因此,综合现有的证据材料分析,被告系以收货人身份将涉案提单背书交还原告并换取了相应的提货单,被告为涉案货物运输合同项下的收货人。至于鸿运公司以经营单位的名义对涉案货物办理进口清关手续,与运输合同无关,并不能影响被告作为收货人的地位。被告虽否认其为涉案货物运输合同项下的收货人,但未能提供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其抗辩理由缺乏事实依据,不能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八十六条“在卸货港无人提取货物或者收货人迟延、拒绝提取货物的,船长可以将货物卸在仓库或者其他适当场所,由此产生的费用和风险由收货人承担”的规定,涉案货物运抵目的港深圳大铲湾后,长期无人提货,被告应承担目的港无人提货的法律责任,原告请求被告承担涉案集装箱的超期使用费,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应予支持。

本案的争议焦点二是关于集装箱超期使用费的计算。原告主张起算点以涉案货物到港之日即2014年3月24日起算。由于原告对涉案货物的物权转让并不知情,故原告以涉案货物到港之日作为起算之日并无不可。2015年1月17日,大铲湾港口发展公司委托城通公司将两个涉案集装箱货物提走处理。鉴于被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原告有故意拖延或怠于处理涉案货物的情形,在涉案货物被提走之前的这段期间可以认定涉案载货集装箱因收货人不提取涉案货物而滞留在目的港。原告作为提供涉案集装箱的承运人,因集装箱被超期占有,遭受损失,享有索赔权利。原告可向就涉案货物的收货人即被告主张索赔,也可以依据法律规定通过留置和拍卖涉案货物实现债权,上述选择属于原告的权利而非义务,原告向被告索赔涉案货物在目的港产生的集装箱超期使用费并无不当。但集装箱超期使用费的合理金额应根据集装箱被占用期间给集装箱提供者造成的损失进行判断,集装箱提供者在集装箱被长期占用的情况下,可以通过重置新箱的方式避免损失扩大,集装箱超期使用所造成的实际损失累计上限不应超过市场上同期同等规格的新集装箱重置价格。目前,1个40英尺普通集装箱的市场价格约为人民币30000元。而按照原告网站公布该类型集装箱超期使用费的标准,结合提单的约定,从2014年3月24日至2014年4月4日共12天免费,2014年4月5日至2014年4月13日共9天按每天人民币202元的费率计算2个集装箱的费用为3636元,2014年4月14日至2015年1月17日共279天按每天人民币328元的费率计算2个集装箱的费用为183024元,超期使用费共计186660元,该费用已超出该集装箱的市场价格。综合考虑承运人自身的减损义务,酌定被告应向原告赔偿2个集装箱的超期使用费损失为人民币60000元,原告请求的超过此数额包括利息的部分不予支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海运律师网-海商律师-10年专注国际海上货运法律事务 ? 张严锋律师关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在货至目的港无人提货的情形下,集装箱超期使用费如何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0年专注海上国际货运法律

365体育在线的微博联系我们